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章 番外:后记上篇

作者:七月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是无事奏请,便退朝吧。”

    仲溪午起身抖了抖衣袖,正欲抬步离开,突然堂下一名老臣“噗通”一声跪下,仲溪午脚步一顿,看到还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头疼,但又不能装没看到,就只能耐着性子开口:“李爱卿又有何事?”

    李继已经年近六十有余,颤巍巍着磕了几个响头才开口:“回皇上,这国不可一日无君,后宫也不可久日无主啊……皇上登基以来,这后位空置已久,微臣斗胆请皇上……早日立后……”

    果然还是差不多的说辞,仲溪午几乎每隔几日就要听上一遍,也就这个李继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只是仲溪午虽然烦他,但是知道李继只是个忠君的孤臣,所以也不会是非不辨处罚他。

    “朕知道了。”仲溪午开口回答,抬步就想走,却又被那李继嚎声喝住。

    “皇上啊……这番话老臣可是听了很多遍了……”

    言下之意就是说仲溪午每次都是应下而无动作。

    这个李继还真是会倚老卖老,仲溪午心里也有了些怒意,而李继此时聪明的跪在地上抖了起来,看着真是年迈的“弱不经风”,仲溪午只得压下怒气开口:“那依爱卿所见,这后位……谁坐合适?”

    这句话问的也颇是危险,李继却未有丝毫迟疑:“先前皇上说国库虚空,把选秀已经停了有五年之久,如今国泰民安,也该恢复了……”

    殿堂上一片寂静,大家头都不敢抬,只是一个个默默跪下不语,表达自己的立场。

    一旁的仲夜阑见此叹了口气,并没有随着跪了下来,而是向旁边移了几步,对上仲溪午看过了的目光,他耸了耸肩表示无奈。之前他已经帮着仲溪午挡过很多次官员的劝谏了,这次是他真的无能为力。

    过了许久,官员们的膝盖都跪疼了,才听到仲溪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好,恢复吧。”

    官员们一愣,赶紧磕起头来,李继的声音在一片谢恩中显得中气十足:“谢皇上。”

    仲溪午瞄了一眼方才还奄奄一息,现在却精神抖擞的李继,幽幽的开口:“李爱卿已经六十有余,这马上就到了致仕的年纪,还是多多看顾些自己的身体为好。”

    李继虚弱咳嗽了几声,看着又恢复了最初的老态来叩头谢恩。

    仲溪午并未追究,抬步离开将一片谢恩声甩在身后。

    已是日落黄昏,华浅伸腿坐在庭院树下的秋千上,悠闲的翻看着一册话本。

    她身下坐的那个说是秋千,却如同一个躺椅一般,不但有靠背,还十分修长,人都能躺在上面睡觉。

    说起这个秋千,还是华戎舟来这个小镇的第一个月时,不知道从哪自己哼哧哼哧扛来了一棵大树,然后栽在本来就不大的院子里。等树成活了后,华戎舟就动手打造了一个可以供人躺上去的秋千,捆在树干上。

    刚做好华浅还嫌弃的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做这没用的干啥?平白在院子里占地方。”

    然而秋千做好的第三天,华浅就口嫌体直的抱着靠枕在上面不下来了,华戎舟见此也没有多说,华浅就更是厚着脸皮当自己之前不曾嫌弃过。

    话本翻了一半,门被推开了,华戎舟灰头土脸的走了进来,配上那张俊美的脸蛋,显得格外可怜,华浅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是不是那群熊孩子又折腾你了?”

    华戎舟用力的点了点头,华浅强忍笑开口:“那赶紧先去屋里换身衣服吧……”

    华戎舟在这小镇也呆了一年多了,成功的取得了小镇上下男女老少的欢心,毕竟装乖卖巧可是他最擅长的手段。

    女人喜欢他就不用多说了,而男人也喜欢他是因为他的一身好武艺,每次其他人打猎或者砍柴都会拉他出去,有他在就能事半功倍还满载而归。

    至于小朋友嘛……那是因为镇里见他武艺好,便请他在武馆里教小孩子习武健身,于是他一天到晚没少被折腾,偏偏对方是小孩子也没办法还手。

    本来华戎舟时可以拒绝的,没人逼迫他,可是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多说什么。华浅看出来他是因为想在这个小镇留下来,才去努力和每个人交好,所以华浅也没有插嘴,毕竟华戎舟处理事情的能力她还是有目共睹的,比如徐茗的事情都是……

    “华浅,我师傅呢?”

    说曹操,曹操到。

    只见徐茗火急火燎的跑进院子,像是被狼撵了一样。

    华浅伸头朝屋里努了努嘴:“一楼他房间里呢……”

    然后徐茗就一头跑到屋里去了,他口中的师傅自然是华戎舟了。

    当初得知徐茗断腿一事和华戎舟有关,华浅也并未插手,任由他自己去解决。

    也不知道华戎舟找徐茗说了什么,从那以后徐茗就天天追华戎舟屁股后叫师傅,明明华戎舟比徐茗要小上两三岁,徐茗叫师傅倒是叫的心无芥蒂。

    不过一刻钟,白洛也出现了,站在院子里叉着腰说道:“华浅,徐茗人是不是在你这里?”

    华浅并未着急回答,反而扬了扬手里的话本开口:“你给我的这个我都看完了,有没有新的?”

    白洛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新话本,甩给华浅。

    真是学聪明了,还知道有备而来,华浅满意的点了点头才开口:“屋里华戎舟房间里呢。”

    白洛进去片刻,华戎舟就出来了,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华浅见此就缩起了伸直的双腿,给华戎舟在秋千上腾了个地方。

    华戎舟坐了下来,然后自然的抬手把华浅缩起来的双腿搭在了他的腿上,华浅也不介意,就势又伸直了腿,开口问:“他们又怎么了?徐茗找你做什么?”

    华戎舟双手枕在脑后,开口:“徐茗说让我教他一种能让白洛追不上的轻功。”

    华浅一愣,下一秒就笑出声来:“这两个人年纪都不小了还这么幼稚,尤其是徐茗,要是不想见白洛不是有千万种法子吗?偏偏自己还当局者迷。”

    华戎舟默默点头应和,华浅就继续看起话本,而华戎舟则是坐在她身侧闭目养神。

    刚翻了几页话本华浅就又忍不住开口:“你说为什么这些情情爱爱的话本里,大多都是富家小姐喜欢上穷书生,或者是贵女爱上戏子呢?我看了这么多都是女子下嫁,好像很少有皇亲国戚喜欢上平民女子。”

    华戎舟睁开眼,棕色的眼眸眨了眨,像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回答:“可能写这些话本的都是男子。”

    华浅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幅抠脚大汉扭扭捏捏的写着你侬我侬的话本,顿时笑得腰都弯了。

    华戎舟看着她笑的开心,面上虽无表情,可是棕色眼眸像是化了一样柔和。

    察觉道华戎舟的目光从自己脸上移到腰际,华浅心里一突,还未来得及坐直就听华戎舟开口:“这一年多你是不是吃胖了?”

    问的十分认真,华浅也看到了自己腰上比之前多出来的一圈肉,没办法,这个小镇太小,她忧心有人监视也不敢出镇子,自然要比之前胖上一圈。

    只是女生永远对体重的问题都格外敏感,华浅抬脚就踹向华戎舟的肚子:“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谁说我吃胖了?”

    被踹了一下后,华戎舟赶紧把手放下来握住华浅的脚腕开口:“好好好,是我说错了……”

    被握住了脚腕,华浅还是不甘心的挣扎着要踹他。

    直到又有人进了院子,华浅才赶紧收回腿,盘起腿正襟危坐。

    来的是白洛的母亲白夫人,她装作没看到秋千上那两个人方才的“打情骂俏”开口:“浅浅,我家洛丫头是不是在你这里?”

    华浅还未开口,就看到徐茗和白洛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徐茗表情颇是颓废。

    “娘,你怎么来了?”白洛上前几步开口。

    白夫人回道:“家里来了客人,我特地来寻你。”

    白洛有些不情不愿,似是不想放过徐茗:“什么客人啊?”

    “就是你祖母妹妹家的女儿,也是你的姨母。”

    白洛凝了眉开口:“这是什么亲戚?我都没听说过,隔了这么远。”

    白夫人见此也毫不含糊的揪着白洛耳朵说道:“你姨母之前在京城里,她服侍的主人家遭了难,前几天主人家全都故去了,只留下他们一堆仆人,碰巧赶上今年的选秀大典,皇家开恩才放她们那些奴才归乡。”

    白洛双手护着耳朵,嘴上还不服气:“那个主人家啊?之前富贵的时候也没见念过我们啊。”

    白夫人一步步向外走去,嘴上还是解释道:“话不能这么说,富贵可不见得是好事,你姨母之前在京城里的华府,你看那前华相和他夫人,连个送终的人都……”

    徐茗看到白洛离开后,才又昂首挺胸的和华浅他们告别。

    一时之间院子里安静极了,只剩了两人。

    华浅看了看手里撕成两半的那一页纸张,转头对华戎舟笑道:“看我多不小心,这可是白洛的心肝宝贝,我去给她粘好,不然她要是知晓了就有得闹腾了,今天换你去做饭吧。”

    然而手里的书下一刻被抽走,华戎舟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来粘就行。”

    华浅还是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看着空荡荡的双手。

    秋千一动,华戎舟坐近了些,开口:“你若想回去,我带你去,我有的是法子避开监视的人,把你毫发无损的带过去。”

    等了许久也不见华浅说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想起来华浅的眼睛不好,华戎舟就起身准备去点上灯火。

    然而人刚站起来,就感觉到衣服被人从后面拉住,就只揪住了一点点,华戎舟稍微一动就能挣脱。

    华戎舟没有再动,就这样静静的站着,很久之后才听到身后华浅的声音响起,微弱的像是一只猫:“你抱抱我可好?就像之前在华府里……我兄长去世的那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